全國統一咨詢熱線:400-8161-711

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中國藏家熱衷“跳躍式出價”
更新時間:2016-10-06 14:38:53點擊次數:16415192次

畢業于伊頓公學(Eton College)和劍橋大學(Cambridge University)生物化學及藝術史專業的司徒河偉 (Henry Howard- Sneyd) 于1987年加入蘇富比公司,現任歐洲暨美洲亞洲藝術主席,他也是蘇富比全球亞洲藝術的首席拍賣師。司徒河偉是“亞洲藝術在倫敦”(Asian Art in London)(每年為期十天在倫敦市歡慶亞洲藝術的盛會)的創始人之一、并曾連任兩屆紐約市亞洲藝術周主席。FT中文網專欄作家吳可佳在紐約專訪了司徒河偉先生。

吳可佳:您在蘇富比擔任專家近三十年,也目睹了全球各個交易中心,如香港、紐約、倫敦、巴黎的亞洲藝術品市場的發展。這些城市的亞洲藝術品交易有怎樣的不同呢?

司徒河偉:對于這個話題,并沒有一成不變的答案。而且當前的市場形勢與十年前也是不同的。這里很多的表現是與藏家的趣味有關的。全球不同地區的藏家對亞洲藝術的品味不同。對于某些藏家而言,一類中國工藝品是富有裝飾性的藝術品,而對于另一個地區的藏家而言,同樣的中國工藝品則是流傳有序的皇家珍藏,結果所帶來的藝術品估值就會有不同。此外,這也與藏家的喜好有關。如果你有一批數量龐大、較為類似的藝術品,則很難凸顯其中某一件藝術品;而在另一個交易地點,如果你有一件與眾不同的藝術品,則會吸引大量藏家對它的興趣。因此不是說某一類的中國工藝品必須出現在某個交易中心,而是如何合理地對藝術品在不同交易地點之間進行分配,使其最大化地吸引參與這個藝術市場進行交易的藏家的興趣。

葉承耀醫生的明式家具收藏


吳可佳:您也曾經在香港工作過,親歷過香港藝術品交易的增長。對于香港這個亞洲藝術商業中心,您怎么看待其未來5-10年的發展?

司徒河偉:我一直認為香港是全球最佳的藝術品交易中心之一。人們工作勤奮、富有效率、而稅收上的各種優惠確保了香港自由港的地位,使得藏家能夠自由地參與藝術品交易。香港的服務業又非常發達、在區域內的地理位置優越。在未來的5-10年中,我認為香港將繼續保持其亞洲藝術品交易中心的地位。

吳可佳:2007年您在紐約創立了中國當代藝術品拍賣。關于這個板塊,近期美國將有一系列的博物館展覽,例如古根海姆博物館將于2017年開幕的中國當代藝術展。您認為這些展覽將對中國當代藝術品的國際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

司徒河偉:在過去這些年中,中國當代藝術的總體市場價格呈現了巨大的增長,我并不確認這些博物館的展覽能夠給這個板塊的價格帶來進一步的推動。但是我相信像古根海姆這樣知名美術館的展覽能夠深入強調中國當代藝術在國際藝術界的重要性。如果在一百年以前,你可能需要一個重量級的博物館展覽來推動市場交易行為,但是今天的藝術市場瞬息萬變,藏家的反應非常敏銳,往往他們在博物館舉辦展覽之前就會維護其收藏的藝術領域。因此藝術市場各個環節之間的相互關系也與過去不同了。我不認為這些展覽將對中國當代藝術品市場帶來巨大的影響,但它們會對國際學術領域對于中國當代藝術的評價帶來更為良性的影響。


吳可佳:就具體收藏門類而言,您對哪些收藏類別更為樂觀?

司徒河偉:這不是哪個特定收藏門類的問題,而是如何能夠找到合適的私人珍藏的問題。值得一提的是蘇富比香港今年四月春拍即將推出的英國著名的中國瓷器私人珍藏:琵金頓(Pilkington)收藏,于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成形,具有舊英式的品味:品質高、設計富有特色,從當時到今天從未在市場上出現過。這個收藏滿足了市場所期待的各種條件:估價合理、珍稀而精美、歷史深厚、流傳有序。將會有良好的市場表現。這個品類是瓷器,但不是說所有的瓷器都會表現強勁。

所以回到我們談到的2016年國際亞洲藝術品市場,關鍵的因素在于是怎樣的收藏、是怎樣來源的藝術品。

吳可佳:我們都知道下一個大家所期待的、具有風向標意義的拍賣季是今年三月的紐約亞洲藝術周。對于今年的亞洲周,您有怎樣的預測?

司徒河偉:近期市場對于中國古代家具的收藏比較關注,這個板塊的藝術品價值逐漸攀升,我認為這一趨勢會繼續保持。從征集上而言,我們會重點考察那些過去在市場上鮮有流轉、估值合理并富有歷史性的私人珍藏。

同時,在當前市場情緒充滿不確定性的情況下,藏家的觀望心態會更重:就其在拍場上而言,他們不會馬上出價,而是會等待競爭的出現。當競爭出現時,他們則會毫不猶豫地出價。因此,對于專家隊伍而言,在給藝術品進行估值時,充分考慮到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

此外,當市場處于相對疲軟期,專家所面臨的主要挑戰是征集的困難:不容易征集到高質量的藝術品。因此我們需要比過去更加努力地進行征集工作。到目前為止,對于今年第一季度,我們還是有信心的。

吳可佳:最近很多媒體稱,過去幾年中國大量買家入市,藝術品價格被抬得很高,使得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藏家被迫出局。您贊同這個說法嗎?

司徒河偉:這是個有意思的評論。在全球藝術品收藏的各個領域,都曾出現過類似的現象:一個新的藏家群體出現,對于價格具有完全不同的心理考量,將藝術品價格推至新高,舊的藏家群體出局。然而這批舊的藏家群體一直是在那里觀望的,一旦藝術品的價格穩定下來,他們會重新入市。2011-2012年間,拍場上的激烈競奪產生了中國藝術品價格的新高位,但是近期市場價格逐步穩定后,我們看到在2015年,市場上參與的藏家群體是非常國際化的。特別令人驚訝的是日本藏家群體:我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他們在市場上的活躍表現了。然而在2015年,他們的需求是非常強勁的。例如第三季度倫敦拍賣中,有一批適合日本藏家趣味的中國工藝品出現,在拍場上日本的藏家進行了激烈的競奪。

2015年,我們看到廣泛的國際化藏家群體的再次崛起,而不像過去幾年主要是由中國藏家領跑。

展望2016年,我們對市場仍是有信心的,因為在2015年,我們看到了這批擁有長期收藏歷史和長遠眼光的國際藏家群體仍在那里,盡管他們不期待把市場價格推向一個瘋狂的高位,但是他們仍活躍在藝術收藏領域中。

吳可佳:作為蘇富比全球亞洲藝術的首席拍賣師,您在主持拍賣過程中與藏家積極互動的秘訣是什么?

司徒河偉:這里有很多人是深入了解這個市場、了解藏家群體的。經常有人問:“做一個成功的拍賣師的要義是什么?”除了大家所熟知的基本要素,如清晰的表達能力、敏銳的數學能力以外,我的經驗是:將心比心(empathy)。你需要讓拍場上的每個人(包括你的同事、藏家、以及其他所有的觀者)了解你關注他們、你關心這件拍品,而我會以非常輕松、溫暖的方式來鼓勵你參與競投——因為我了解藏家們為什么對這件藝術品感興趣、并鼓勵他們追求自己的愛好。

與此同時,我感覺中國的藏家往往是天生的藝術收藏家:他們熟悉拍賣流程、并對在拍場所面臨的競爭環境作出敏銳的反應,其中有些藏家更是深諳這其中的技巧,使得拍賣的過程精彩紛呈。我們將他們的競拍方式稱為“跳躍式出價”(jump bids),他們會在拍賣師報出下一口價格之前喊出較之高出許多的價格。他們這樣做的初衷是為了嚇退競爭對手,但同時也將拍場的氛圍充分激發出來。作為拍賣師,能夠在拍場上遇到這樣的藏家群體,我是非常幸運的:他們使整個拍賣過程激動人心。

吳可佳:回顧您這幾十年的職業選擇,是什么促使您對亞洲藝術感興趣,并在保持長久的熱情?


司徒河偉:原因很簡單:這純粹是源于我被中國工藝品、尤其是中國瓷器的美學價值所吸引。1987年,我大學剛畢業,開始在蘇富比倫敦工作,我當時在中國工藝品部工作,但是并未完全被這個部門所雇傭。我看到了大維德爵士(Sir Percival David)收藏的中國瓷器(現藏于大英博物館,在被大英博物館納入館藏之前,陳列于大維德爵士的聯體別墅):我站在一個著名的南宋官窯瓶前,被徹底征服了。在那一刻,我知道自己非常喜歡這個領域,這種感覺在那一刻與語言、歷史和知識無關,我只是知道這是世界上最美麗的東西,我喜歡它的三維性、希望觸摸它。

回顧這些年,我其實是很幸運的:能夠在自己喜愛的領域從事這項工作。

吳可佳:對于有志于在這個藝術領域發展的年輕人,您有怎樣的建議?

司徒河偉:在藝術商業、尤其是拍賣行里,大家的工作時間很長,同事之間也建立了深厚的工作情誼。這其中非常重要的是:當你看見一件優秀的藝術品時,你的心跳會加速。這不一定是你所從事領域的藝術品——對不同的人,這些藝術品是不同的。但具有這種對心儀的藝術品心跳加速的感覺、并能夠與自己的同事和客戶所分享,是極為重要的,因為你的客戶總是會尋找富有激情的專家。盡管這個行業其他的職業技能也很重要,但是這一點,在我看來,是使你與眾不同、與客戶建立深入關系的基礎。


聯系我們 400-8161-711

掃碼免費鑒定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
棒球游戏哪个好看